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家暴之痛:妻子遭丈夫殴打致死 曾传出巨大撞墙声_搜狐社会_搜狐网

【组图】家暴之痛:妻子遭丈夫殴打致死 曾传出巨大撞墙声_搜狐社会_搜狐网

时间:来源:鉴闻

原标题:家暴之痛:妻子遭丈夫殴打致死 曾传出巨大撞墙声_搜狐社会_搜狐网

原标题:家暴之痛:妻子遭丈夫殴打致死 曾传出巨大撞墙声

  作者:姚舜

   编辑:王晓

  9月3日凌晨,戴军因怀疑妻子玲玲与别人有染,打死了她。尸检报告显示,玲玲的死因是颅内膜出血。

  多名亲友告诉搜狐号鉴闻,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家暴,玲玲曾多次考虑离婚,但始终未下决心,“总是吵架后就和好,和好了就出去旅游”。

  9月2日夜间,多名邻居听见戴军殴打玲玲,有人听到巨大的撞墙声。被打期间,玲玲多次喊救命。有人试图劝说,戴军大吼:“谁拦我,我就杀谁!”

  据邻居回忆,殴打大约持续了半小时,直到警察到达现场。期间,众人陪玲玲去医院,医生称没有致命伤。但回到家后大约1个小时,玲玲突然陷入昏迷,抢救无效后死亡。

  戴军的朋友李明告诉搜狐号鉴闻,戴军被警察控制时承认,回到家后又用鞋底抽打了玲玲。

  正是最后这次殴打,导致了玲玲的死亡。

玲玲和戴军的结婚照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我要杀了你女儿”

  “妹妹已经走了。”9月3日凌晨4点,王强接到妻子李燕从老家打来的电话,整个人触电一般从床上坐起,开车往玲玲的家中赶去。

  玲玲是王强妻子李燕的亲妹妹,两个小时前,王强还去了趟玲玲家,劝阻妹夫戴军的家暴行为,戴军同意了。没想到,两个小时后,玲玲死了。

  9月2日,在浙江工作两个多月的戴军回到无锡。当晚,戴军和室友朱海夫妇、暂住在此的战友李明在家中聚餐。戴军这次回来,没有提前告诉妻子玲玲。

  晚上8点多,饭局快结束时,玲玲到家。两个月前,玲玲在无锡找了一份工作,当晚她正和同事聚餐回来。看到众人正在吃饭,她礼节性地敬了大家一杯酒,坐下和大家聊天。

  饭后,李明外出应酬,戴军夫妇和朱海夫妇各自回到房间休息。

  晚上9点50分,戴军和玲玲的房间里传出激烈的争吵和撞墙声。住在楼下的陈杨此时正在休息,他听到楼上动静非常大,“男的在楼上不停地说:我在外拼命挣钱,你给我戴了绿帽,我弄死你!”

  据陈杨回忆,当时应该是男子按住女子的头往墙上撞,“一开始,女的不停喊救命,后来就没声了,但撞墙声还在继续”。陈杨回忆,他听到戴军打了个电话说:我要杀了你女儿。

  当时,朱海夫妇上前拉架,但戴军谁的话都听不进去,“谁拦我,我就杀谁”。朱海多次上前阻止都没有成功。

  巨大的声响惊扰了周围邻居,很多人到楼下围观,陈杨感觉情况不对,晚上10点20分,他报了警。

  晚上10点多,王强接到妻子从老家打来的电话,妻子告诉他,刚刚戴军打电话回老家,声称玲玲出轨要杀掉她。

  王强赶到玲玲家,看到戴军在房中来回走动,情绪激动,嘴里骂骂咧咧。玲玲非常虚弱地躺在床上,“头是肿的,手也是肿的”。

  戴军告诉王强,朋友告诉他,有男人开车送玲玲回家,两人还拥抱了,所以自己才打了她。看到伤势,王强让戴军带玲玲去医院治疗,戴军不愿意。

  最终,房东开车带玲玲去了医院。下楼时,玲玲小声告诉王强,“人家喜欢我是人家的自由,但我没有答应人家”。

  在医院,医生检查了玲玲的伤势,“没有致命伤,回家吃点药就好了”。王强警告戴军不要再殴打玲玲,戴军答应了。

  9月3日凌晨1点半,众人从医院离开。到家已接近2点,朱海的妻子杨芳为玲玲烧了洗漱用的水,随后回房休息。

  “2点20多,戴军敲我们的房门,说玲玲不行了。”朱海夫妇看到躺在床上的玲玲陷入昏迷状态,嘴里不停发出“咕咕”的声音。杨芳立刻打120,抢救后不久,医生宣告玲玲死亡。

  玲玲死亡后,戴军自己报了警。

  凌晨3点50分,李明回到家。“我看到警察把戴军控制起来了,警察说戴军把玲玲打死了。”

  尸检结果显示,玲玲的死亡原因是颅内硬膜出血。“好像是用鞋底抽的”,李明回忆。

  王强得到消息赶到玲玲家中时,房里已经没人。

玲玲生前的住处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把她按床上,不停地用刀敲床恐吓她”

  李明和戴军是战友也是同乡,退伍后,两人在一家安保公司任职,目前他和戴军都是公司的中层。两个月前,戴军被分配到浙江,负责某地区的分公司。

  “戴军手下最多的时候,管过三四十号人,我也没见过他打骂下属。”在李明的印象里,戴军是一个随和的人。

  有媒体报道称,戴军身高一米八几。李明告诉搜狐号鉴闻,戴军只是中等身高,“他和我一样只有一米七三左右,体重一百五六十斤吧。”

  李明回忆,戴军很少向朋友提起自己的婚事。在认识玲玲前,戴军有过一段婚姻,对于戴军的上一段婚姻,李明不愿多说,“我只能说,他的前妻离婚后几年,又结了几次婚生了几个娃。”

  戴军和玲玲结婚的这几年,李明从没有看过他们打架。“玲玲也是一个好女孩,我们对她印象很不错。”

  朱海、杨芳和戴军同租近一年,杨芳称,没看到戴军和玲玲吵过架。“今年七夕节,戴军还给玲玲买了玫瑰花和手表。”对于戴军所说、玲玲和别的男人搞暧昧的事情,杨芳也从没看到过。

  姐姐李燕则告诉搜狐号鉴闻,玲玲曾被多次家暴,“我知道的就有几次”。李燕回忆,戴军曾打过一次玲玲,导致玲玲在自己家中躲了两个月。

  事情发生在2015年7月的一天,玲玲在网络游戏中称呼一个玩家“老公”,对方则叫她“老婆”。戴军看到后,和玲玲发生争执,随后动手打了她。“玲玲告诉我,戴军把她按床上,不停地用刀敲床恐吓她。”

  后来,玲玲在李燕的家中住了两个月,期间戴军来过几次,“每次两人都是在楼下吵架,有一次她下去后哭着上来”。

  李燕对那次没有报警很后悔,“当时想着这就是他们夫妻的事,没考虑过报警”。

  李燕对戴军猜忌玲玲的行为很不解,“虚拟世界里的东西怎么能当真呢”。她回忆,玲玲性格外向,认识很多朋友,有时会和朋友聚会,但每次戴军都会为此发脾气,“后来戴军不允许她出去和朋友聚会,来我这里他都会生气”。

  之后,玲玲家人劝她和戴军离婚。因为这事,李燕和戴军关系闹僵,戴军把她从微信好友中删掉了。

  最终,玲玲没有选择离婚,而是从李燕的家中离开。从此,玲玲很少向李燕诉说自己夫妻间的事情。

  王丹对玲玲两年前被打一事印象深刻。“那天她来上班的时候,脸上是肿的,耳朵被打紫了,手上也有伤。”王丹回忆,玲玲多次表示想和戴军离婚。

  在王丹的印象里,俩人总是吵架,“但吵完架后就和好了,还出去旅游”。

  玲玲似乎自己也陷入了左右两难的挣扎中。她偶尔把自己对婚姻的抱怨发在微信朋友圈中,但有时也会晒出戴军送给她礼物的照片。

  今年8月,玲玲主动找王丹聊天,说想和戴军离婚,并问王丹,离婚自己会付出什么代价。

  根据江苏省妇联的统计,2010年全省涉及家暴的案件2074件,2016年共2426件。然而,涉家暴行为在司法审理中多会遇到难举证、难认定、难赔偿等问题。

  由于家庭暴力往往发生在一个相对私密的空间,具有隐蔽性、施暴长期性和后果严重性等特点,证据成为受家庭暴力侵害者维权的最大障碍。

  此外,虽然民诉法规定“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但依职权调查取证并不是司法机关的主要职责,司法机关仅在特定情况下才会调查取证。

  总体来看,受害人提供的多为自己一方口述的“孤证”,法官很难认定为家庭暴力。

  目前,戴军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已被批捕。王丹称,“如果开庭时需要证明戴军有家暴史,我和姐妹们愿意站出来。”

玲玲生前的朋友圈,4月16日,她曾发表“婚后流的眼泪就是当初脑子进的水”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每接一次电话,都会再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玲玲去世已经10天,遗体仍躺在殡仪馆里,玲玲母亲因为伤心一度住院治疗。

  室友朱海、杨芳夫妇目睹事情的全部过程,“我们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劝架、送人去医院、打120,我们都做了”。

  杨芳表示,此事对他和丈夫打击很大,当天上午就搬家了。“网上有人说我们夫妻冷漠,不管他们,”杨芳有些委屈,“从头到尾都是我和丈夫在处理他们的事情。夜里折腾到两点到家,我们已经很困了。刚睡下不久,戴军就告诉我们玲玲不行了,谁能料到,他回去后把人打死了。”

  杨芳说,事件发生后接到很多媒体的电话,“每接一次电话,都会再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玲玲的悲剧不是个案,据有关部门统计,我国大约有24.7%的家庭存在不同程度的家庭暴力。实施家庭暴力导致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长期遭受家庭暴力的被害人杀死施暴人的重大恶性案件时有发生。据最高法的统计,涉及家庭暴力的故意杀人案件,占到全部故意杀人案件的近10%。

  无锡市梁溪区人民法院家事审判庭庭长何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反家庭暴力法》对家暴被害人维权提供了很多渠道,报警、要求警察出具“告诫书”、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等。

  截至今年2月底,《反家庭暴力法》施行一周年,江苏各级法院共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275件。

  玲玲的母亲告诉搜狐号鉴闻,9月3日凌晨2点左右,戴军又打了一个电话,说一定要弄死玲玲。“我给他求情,让他不要杀我女儿,并告诉他,有什么事情等我们到无锡再说,没想到他挂了电话就把我女儿杀了。”

  家人赶到无锡后,看到的是玲玲冰冷的遗体。玲玲死后,母亲一直抱怨她和戴军的婚事,“当初就不看好他们”、“戴军之前就有过两个孩子”、“婚后也对我女儿很苛刻”。

  女方家属告诉搜狐号鉴闻,戴军的前妻也是因为受不了家暴而离婚,但李明称,从没听说过此事。

  据统计,家庭暴力行为具有反复性和过程的渐进性。暴力行为如果第一次没有得到有效遏制,以后就会反复发生,并且间隔时间越来越短,暴力行为的伤害程度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重。据多人讲述,玲玲生完儿子后,戴军和玲玲吵架的次数很多,有时会动手打她。

  最让玲玲家属生气的是,戴军的家人至今为止都没主动见他们一面。“他们刚来无锡时,和我们联系了一次,希望把玲玲安葬在江西,被我们拒绝。”

  目前,戴军和玲玲五岁的孩子在江西,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还不知道父母的事情。

  戴军的姐姐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没脸见他们家人。对于戴家的解释,李燕认为很虚伪。“9月5日,戴家给我们打电话,说两家见一面。谁知道,他们一家当天早上5点就把戴军和玲玲的黑色现代轿车开回了江西,甚至玲玲以前上班骑的电动车都不知去向。”

  小区邻居看到,9月5日早上5点多,有人把车开出了小区。李明承认车是自己开的,“我是受戴军父母委托,开车送他们去江西,车现在在江西。”

  李燕表示,戴家做得太绝了,车开走就算了,连电动车都带走了。截至目前,搜狐号鉴闻没有联系上戴军的亲属回应此事。

  妹妹的离去对姐姐李燕打击很大,9月3日至今,她的朋友圈满是悲伤和懊悔的语句,而玲玲的朋友圈则永远定格在8月31日,那天,她玩王者荣耀拿到了五杀,写下了“哈哈~”。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文章来源:搜狐号鉴闻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虚位以待 AD 300*250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